为什么销量远远不如老村长?》

 

  最近,小米的上市引起了媒体圈的群起而论之,我看了一些还算像样的财经媒体的几篇深度报道,当然其他媒体的“蹭热点式”的评论也大致浏览了。可喜的是一些自媒体的理论专业性相当有分量,将小米模式以及证监会给小米提出的84问分析地头头是道,的确让不少读者和经营者涨了知识。

  但可惜的是,太多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从完美成功去看正在发展中的小米,更多的是担心、质疑甚至很多批评,极少有人从一个新商业的开辟、智慧、能力、方法和从“0到1的创业之重”来正视小米商业新生代的思想和未来价值。

  我想这与他们大部分毕竟是媒体,要的是博眼球说狠话,从而消费自己的观点有关,这个能理解。但是对于那些分辨能力弱的创业者、经营者和营销人,会有很多的误导和消极作用。因为他们忽略了真正做事的线应该做对什么?怎么做?从1到100又该怎样?而不是将自己置于在“成功者陷阱里”看问题,从100甚至成功后来衡量它的今天,那所有的事情,都没法干了。

  所以,有一个正确看待事物的角度和观念是很重要的,特别在今天,价值观就是你做事的加速度。

  正如,最近营销界也引起了一小波对江小白的质疑,比较典型的两个声音是《评江小白式营销:扎心的文案与糟糕的产品》,《江小白这么火,为什么销量远远不如老村长?》,在我本人看来,这些文章的观点还是局限在传统的思维和眼光评判一些后浪者的行为,是对一个新进者崛起与成功的看不懂容不下,缺少了一定的格局和思想看待问题。其次,营销走到今天,不管是小米和江小白,他们是先驱者,为今天的人们应该带来的是更多积极的思考、改变和勇于实践。社会和市场需要一批敢做敢当的人,而不是说客看官。

  对于那些辨别力还比较弱的创业者们可能就会滥用、误解了这些媒体专家的观点,不能真正看清一些事情做成的要素和本质。

  对此,刘春雄老师补了一篇《误读江小白多少人》,其中部分观点我是认同的,譬如,他所提到的:

  观点1:《评江小白式营销:扎心的文案与糟糕的产品》,就属于歪解,解读没在道上。歪解的不是江小白,而是凭借新营销崛起的这一类企业。作者在用传统思维歪解新营销。有一种很强的认知成见:好营销的企业产品就不好,好产品的企业不用做营销。其实这两个维度的认知都是很局限的。

  观点2:《江小白这么火,为什么销量远远不如老村长?》,用老村长和江小白对比销量的,就是误读(这是“老苗撕营销”发布的文章,单从名字上也知道老苗是媒体思路,因为他曾经是叶茂中团队的策划人,用的是广告大师叶茂中的刻意制造“冲突”的方法,把反差强烈的现象“对撞”起来解读,以获得戏剧性和强的感官刺激,对一些传统思维的甲方老板是有爽快感的,更容易接活儿,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其实,老村长是中国销量最大的白酒,不要说江小白,老村长还是茅台销量的数十倍。作为光瓶酒有史以来全国覆盖率最高,深度分销做得最扎实的品牌之一。单说销量,以后将无出其右者。拿一个传统营销的大众化产品与新营销下的江小白对比,首先对象就错了......

  以上观点,我认为刘春雄老师是站在时代的前沿看待问题,他的全文从新营销的角度真诚地为大家说明了一些事实和趋势,还是有一些责任心的专家,对真正认识一件事来讲,是清晰的也有价值的。

  今天的文,我也谈几点对于江小白的认识,不针对任何一个人的观点进行辩论,而是想给身边做事的合作伙伴们另一个看问题的角度,这对于很多人“从0到1”、远见思维和价值观的树立,会有积极行动的力量。

  01.江小白,卖的不是一款酒,而是“小白生活”首先,江小白是一个颠覆传统的产物,创始人陶石泉在金六福公司做了十年,从事品牌与营销工作,这不仅帮助他积累了对于行业的认知,更催生了他颠覆行业传统的冲动。正是在这种“冲动”之下,他创立了江小白,想走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不从白酒巨头的嘴里“抢肉吃”,但白酒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不但市场容量大还具备精神文化属性,所以,江小白从创业之初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做一款白酒,而是用白酒做一个很好的市场切入。正如陶石泉所说:创业不是注册一个企业、拉起一个团队去做一个产品就叫创业。创业是在原有的行业用新的方法、新的思路创立一个新的事业。就像滴滴出行一样,在创立初期,滴滴用打车这个服务做入口,最后发展到滴滴出行甚至未来更大的服务版图,滴滴完成了一次对传统行业的彻底颠覆,以及共享经济的开端。也许,江小白的基因也源于此,“小白生活”的发展路径,才是陶石泉的创业初心。其次,现在是以年轻人为主力的消费市场,对一个新秀品牌肯定要对接更多的是年轻人,江小白选择了白酒,但却选择偏离中国千年的主流白酒文化,定位江小白为一款“青春小酒”的小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