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与我国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过去40年间,中国企业家所思所想的核心命题是如何创造财富,实际上比创造财富更具挑战性的是如何传承财富。如何在探索中不断解码财富管理与传承问题,以实现创富守富与传承的双赢,已然成为目前中国高净值人群的核心关注点之一。

  《黑天鹅》一书透露了这样一个逻辑: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当前,我们正经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财富大转移。政治、金融、商业环境的一点变化,都可能催生小概率的“黑天鹅”事件。

  然而“黑天鹅”事件是不可预测的,高净值人群成为财富纷争的“高危人群”,只能在总体上把控风险,这就催生了巨大的财富管理需求。

  据胡润研究院2017年发布的《胡润财富报告》中数据显示,2017年大中华区600万元资产家庭达460万户,其中80%来自中国大陆。2017年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已达3.85亿人。

  对此,浙金信托财富管理总部总经理张荣辉向《经济》记者表示,中国经济持续数十年的高速增长,使得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正逐年扩大,并且在未来仍会保持高速增长的趋势,预计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高净值客户群体市场。“近十年来,我国高净值人群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2006年中国高净值家庭仅为18万户,而2017年已翻了数番,这与我国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按照波士顿咨询、贝恩等咨询公司与中国财富管理机构联合发布的公开报告,中国高净值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约100万美元等值人民币)数量大约在160万-210万户的范围。而根据各大商业银行私人银行和排名前列的财富管理公司的公开数据,其维护的私人银行客户数量,都在几万户的量级,所有机构全部加起来,也就是几十万户。”大唐财富联席总裁任杰向《经济》记者表示,各家财富管理机构的市场空间还很大,个人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市场,还属于高速发展的蓝海市场。

  “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一般认为可动用的金融资产高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为高净值人群。由于目前全球范围内美元的稳定性和认同度都较高,同时其经济发展具有较强的风险抵抗能力,所以用美元为标准越来越受认可,所以上述标准计算汇率折合下来大约相当于150万美元左右。”中航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研究员梁喆向《经济》记者分析称。

  对此,任杰表示,一般来说100万美元以上可投资金融资产的客户称为个人高净值客户。100万美元以下、10万美元以上的客户,称为大众富裕客户。而5000万美元以上,即超高净值客户。“国内商业银行的私人银行开业以后,门槛也是600万-1000万元人民币不等,基本也是参考海外100万美元的行业实践。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目标客户群一般来说也是参考以上标准,面向可投资金融资产100万美元以上的客户。但在各家机构的实际业务开展中,会遵守资管新规关于合格投资者的认定标准。”

  “具体数字其实并不是关键”,宜信财富理财产品总经理侯琳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高净值客户”这个概念代表的是当个人或家庭所拥有的财富达到一定水平后,其服务需求会明显变得复杂:全球化资产配置需求,非金融服务需求,例如家族传承、税务法律、企业转型、生活服务等。

  财富的产生与经济和产业发展息息相关。过去几年,高净值人群中来自新兴行业的占比持续上升至接近4成,在新兴行业所造就的高净值人士之中年轻人的比例大大高于中年及以上的人群;新兴行业高净值人群中职业经理人、专业人士和自由职业者的比例更高,而企业家的比例更低。

  未来这一趋势将继续,来自新兴行业的高净值人群会越来越多,新兴行业创造财富的速度也相对更快。

  “这让我们对社会阶层固化问题的解决有了一些信心。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的出现,社会中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创业的方式获得财富,同时,在新兴行业中,更多的人依靠自己的劳动与聪明才智获得财富。”张荣辉说,新时代下,只要紧跟时代潮流并持续努力,年轻人依然有机会实现财富的大量增值,从而实现阶层的跃升。

  侯琳表示,相比传统行业,新兴行业创富机会更多,财富累积速度成几何倍数增长。第一代创富人群,曾经跟随改革开放的浪潮占据了可观的资源与财富,并在之后的社会资源分配上占据了有利地位,社会阶层固化问题也由此凸显。“随着新兴行业浪潮的到来,社会经济发展逐渐从粗放的、以生产数量为导向的传统企业,向以质量为导向、科技为核心的新兴产业转型,这也为青年一代提供了突破社会阶层的有利入口。”

  任杰对这一点也有同样的体会,“10年前我在商业银行刚刚开始从事私人银行业务时,企业家比例最高。他们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凭借过人的胆识和决断力、良好的商业判断,成为企业家和创富一代。他们更加注重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