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占黄金频率的四分之一

 

  2018年3月30日01时56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三十一颗北斗导航卫星,这也是我国北斗三号第七、八颗组网卫星,与此前发射的六颗北斗三号卫星进行组网运行。

  近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总设计师杨长风在接受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要发射18颗北斗卫星,年底向“一带一路”沿线年,建成世界一流的北斗系统;2035年,建成一个以北斗系统为核心的,构建空天地海无缝覆盖多种手段融合、高精度安全可靠、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国家北斗综合定位导航授时(PNT)体系。届时,时空信息服务将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北斗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在海湾战争中,装载GPS的武器的精确打击性能让世界震惊,我国于1994年作出重大决定,研发自己的卫星导航系统,命名为“北斗”。

  2005年,正在建设的北斗二号的原子钟出了问题。高精度的时间基准技术,是卫星导航系统最核心的技术,直接决定着系统导航定位精度,对整个工程的成败起决定性的作用。

  “在研制初期,当时技术有限,就想着从国外引进,但没想到国外对我们进行技术封锁,成为当时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建设的最大瓶颈。”杨长风说,也正因为这样,北斗人更加坚定了自力更生的信念。

  “这件事情以后,我们有了一个共识,核心关键技术必须要自己把它突破,不能受制于人。当时我们的北斗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六七十年代有,我们北斗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子钟。”

  那之后,北斗人给自己制订了目标,研制误差仅有10的-12次方的原子钟,通俗地讲就是这个原子钟每十万年只会出现一秒的误差。

  为此北斗人成立了三支队伍同时开展研发,并在基础理论、材料、工程等领域同步进行推进。就这样,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北斗人就攻克了原子钟这个最大技术障碍。

  不仅如此,现在用在北斗三号上的原子钟,已提升到每300万年才会出现1秒误差的精度,完全满足了我国的定位精度要求和卫星的使用寿命。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

  说起这些,杨长风无比自豪,“这种能力就是逼出来的,逼到这个份上,我们科技人员就是靠着这种,叫作骨气也好,叫作努力也好,最后把它拿下来了。”

  杨长风说,目前北斗卫星定位系统的高精度位置服务系统已经达到了动态亚米级、厘米级,事后处理毫米级。

  我国开始研发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时,美国和俄罗斯已占据了最适合卫星导航的频段,北斗已经无频可用。而导航卫星上天的前提,是要有合法的轨道位置和频率资源,这是各国必争的宝贵资源。

  “在中国和欧盟的促成下,国际电联最大限度地从航空导航频段里面挤出了一小段,供各国卫星导航共同使用。这小小的一段频率,只占黄金频率的四分之一,但却是建设一个全球卫星导航的基本要求,各国都可以申请。”

  根据国际电联的规则,该轨道位置和频率资源不是永久的,有效期只有7年,申请成功的国家必须在有效期内成功发射导航卫星,才算成功占领了这片太空“国土”。

  “也就是说2007年4月18号,我们没有接收到信号,就自动退出了‘空间国土’的位置。”而按照原来的部署,我国要在2007年底,才发射首颗北斗导航卫星,“如果按照原计划,我们好不容易申请到的轨道位置和频率资源就过期了。”

  为了保留这个轨道位置和频率,北斗人夜以继日赶工,2007年4月初卫星进入最后的发射阶段。

  杨长风解释,应答机是用于天上和地下互联的,“有了这个应答机我们才会知道,天上的信号和地下的信号有没有联通。”

  “当时应答机的信号不稳定,有时好有时不好,为了确保拿到频率资源,就必须有这个信号。”杨长风说,这个信号非常关键。“当时留给我们的时间只剩下3天,为了万无一失,我们决定修复应答机。”

  于是,他们爬上塔架、打开火箭、剥开卫星,拿出有问题的应答机,立刻从西昌赶到成都,从零开始,对应答机重新进行检验测试。在把应答机从西昌运往成都的过程中,北斗人像抱自己孩子一样,一直紧紧抱着应答机。

  在成都的三天时间,杨长风坦言,“说句实在话,心情紧张、沉重,压力也很大,72小时基本没合眼。”

  应答机修好之后送回西昌。4月14日4时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