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则支付10万元”

 

  成都市民张女士在二手交易APP“转转”上,从一位个人卖家手里买了部三星GALAX S8+手机,拿去三星售后服务中心,却被告知这是“水货”,而转转交易平台验机质检报告显示手机型号为“G9550”,与手机表面标注的型号“G955U”亦不相符。

  要求退货无果,张女士用丈夫的小号,将手机“自己卖给自己”,以便让平台出具新的质检报告。手机平台1月20日,夫妻二人“假装不认识”,来到成都的验机中心,却拿到了一张与之前不太相同的报告。

  在张女士将转转平台告上龙泉驿法院后,今年3月,对方提出同意赔偿手机价款的3倍,但要求张女士“保证删除发在贴吧、QQ群聊等社交平台上的负面内容,并不能将协议向第三方透露,否则支付10万元”。

  3月23日,到了原定开庭的时间,案子却没有如期开庭,原来,“转转”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认为官司应该在北京打。不过,当天晚上,转换平台撤掉了上述保密条款,张女士接受了和解协议,并表示会撤诉。

  今年1月12日,成都市民张女士在交易APP“转转”上,花2600元购买了一款二手三星CALAXY S8+手机。这款手机被卖家描述为“三星S8+64双卡双待国行”。

  为图安心,在卖家发货前,张女士花了9元钱,勾选了转转提供的第三方验机中心的质检服务。据转转APP里的服务说明,检验项目主要包括设备外观、屏幕显示、设备功能、卖家包装清单等四个方面。

  质检报告显示,手机型号为“G9550”。卖家告诉张女士,“G9550就是国行”。

  1月14日,收到手机后,张女士对手机基本满意,但因为“毕竟是二手的,还是有点不放心”,加上手机外壳上标注的型号是“G955U”而不是“G9550”,于是张女士带着手机,来到一家三星专卖店作对比。这时,张女士才发现手机背面的纹路和店里的三星CALAXY S8+手机相比,多了“GALAXY S8+”的标识。随后张女士将手机拿到三星售后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用扫描仪,扫描不出手机的S/N码,告诉张女士这不是行货,不保修。后来,张女士在网上查到,“G955U”是这款手机的美版。

  当天下午,张女士在APP内,联系上卖家和转转客服,希望卖家能够退款,但卖家不同意,称“转转都检测了”,并称自己的手机是国行,没一点毛病。

  而转转客服则告诉张女士,手机是否为行货,本就不在报告检测范围内,但张女士称,自己最初申请做质检的时候,并没有被明确告知这点。她出示的质检说明中显示,“成色、是否在保、配件是否为原装、发票信息及真实性、系统版本不做鉴定评价”。

  3月26日,记者在转转APP中发现,不做鉴定评价的项目有一项“手机版本”,对此张女士坚称,这是转转后来加上去的。

  由于与客服交涉要求退货无果,一气之下,1月16日,张女士以收件地址里的收件人丈夫唐先生的名义,将“转转”运营方北京转转精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告到了成都龙泉驿法院,要求“转转”赔偿手机价款的三倍即7800元,并赔偿大陆正品行货三星GALAXY S8+手机一部。

  起诉书称,由于转转出具的质检报告并未说明该手机非大陆正品行货,转转平台的质检报告出现失误,误导消费者购买,涉嫌欺诈消费者。

  在张女士将转转平台告上法院后,今年3月,对方提出同意赔偿手机价款的3倍,但要求张女士“保证删除掉发在贴吧、QQ群聊等社交平台上的负面内容,并不能将协议向第三方透露,否则支付10万元”。张女士没有同意。

  诉至法院后,张女士开始了“取证之路”。她再次来到三星门店和售后服务中心,并用视频将这一过程录制下来。此外,那份检测结果为“G9550型号”的质检报告,也令她颇感蹊跷。1月20日,张女士用自己的转转账号当卖家,并让丈夫注册了一个“小号”,开始了一场自导自演的交易。

  “点开APP里的卖闲置的按钮,将这部手机发布出去,然后我就用我老公的号来买。”张女士回忆称,当时发布“没过几秒”就用丈夫的小号买了下来,所以她并不担心被别人拍走。

  张女士这么做,是为了获得一份新的质检报告。拍下手机并勾选验机服务后,夫妻俩随即来到了位于太升南路的转转优品成都授权验机中心,为了防止被看穿,他们还“假装双方不认识”。等待了没多久,验机中心就出具了报告。

  记者注意到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两份质检报告的“总体质检结论”完全一致,但在“工程师补充”的内容里,出现了三处明显不同的地方。在先前由保定验机中心出具的报告中,标明了手机型号是“三星S8+G9550”,但成都的这份报告只显示设备是“GLAXY S8+”,并未标明具体型号是“G9550”还是“G955U”。保定验机中心称手机运行内存是4。